防卫费分担协议无果 驻韩美军近半韩籍雇员无薪休假


上述报道称,沙特在3月9日与俄罗斯谈判破裂、主动打响为抢占市场份额的价格战后,其3月下旬的原油运输量激增。在3月的前三周,沙特每天的出口量约为700万桶,但在当月的第四个星期,每天的出口量猛增至超过900万桶。尽管面临外交压力,沙特仍准备在未来几天内出口更多产品。彭博跟踪的运输数据显示,至少有16艘、合计可运载约3200万桶原油的超大型油轮(VLCC),停靠在沙特拉斯塔努拉港(Ras Tanura)和延布港(Yanbu)石油码头附近。

随着美国国内疫情扩散,美军也正开展措施加以应对。

据彭博3月31日报道,沙特兑现了增加4月份原油出口的承诺,第一批发往欧洲和美国的原油已经启程,这是价格战仍在进行的最新证据。根据油轮追踪数据,沙特已经装载了本月初雇用的几艘超级油轮,以增强其扩大出口的能力。此外,利雅得利用过去几周时间将大量原油运送到埃及的油库中,为出口欧洲市场做准备。

OPEC+减产协议在3月31日到期后,产油国可自由支配自己的石油产量。但需要注意的是,与产油国针锋相对的价格战比起来,疫情导致的全球原油需求锐减更令市场看不到希望。

虽然目前美国疫情暴发尚未引发政府人员的大规模撤离,但它已促使美军采取相应措施确保他们随时保持战斗准备。此前美方已经停止继续公布美军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理由是避免向美国的对手暴露其弱点。

驻日美军2名空军士兵确诊感染:近期从欧洲返回冲绳

近几个月来,这两个主要产油国之间的能源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特朗普将拖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油价大跌归咎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都变得“疯狂”。在拨通电话前,特朗普对媒体表示不想看到美国能源行业在俄罗斯与沙特争端导致的低油价下出局。更早之前,美国对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子公司实施制裁,指责后者帮助委内瑞拉在海外进行石油贸易。这直接导致俄油公司上周六宣布停止并出售委内瑞拉业务。

两则声明都未言及更多的“共识”细节。与之相类似的是,据路透社报道,克林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目前的原油市场形势不符合两国的利益”。当被问及二人是否在通话期间讨论沙特或沙特是否会参与磋商时,佩斯科夫拒绝置评,他同样未对双方打算如何改变现状、何时磋商等细节给出回应。另据塔斯社报道,美国、俄罗斯两国能源部长将就“在前所未有的动荡时期如何解决原油市场波动”进行讨论。

美军舰机频繁现身台湾海峡 国防部"三个严重"回应

蒙特利尔银行(BMO)分析师Randy Ollenberger等人在报告中称,除非政府或OPEC介入,否则WTI原油在下个月可能跌破10美元/桶;需求萎缩和供应增加可能导致2020年二季度的库存水平增加约10亿桶,当疫情危机结束,需求将恢复到1亿桶/日。大宗商品贸易商托克(Trafigura)经济学家表示,受疫情影响,4月份的石油需求可能减少3000万桶/日;预计全球炼油厂日产量在未来几周内减少1200万桶-1300万桶/日;如果原油需求减少3000万桶/日,全球原油储量将在1个月后达到储存能力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