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疗队员在ICU里向爱人寄托相思
来源:援鄂医疗队员在ICU里向爱人寄托相思发稿时间:2020-04-01 17:47:39


澎湃新闻:关于治疗药物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包括瑞德西韦、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sarilumab)、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以及羟氯喹。您怎么看?

即使近几天来,纽约州和纽约市的新增确诊病例每天均达到数千,但依然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些确诊者过去14天的活动轨迹和接触人群。这项工作的工作量巨大,但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即使感染者已经众多,也必须尽可能发现他们,从而准确地找出密切接触者,才能切断在社区中的传播链。

3月28日,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客排队等待通过安检。 新华社  图

我认为,任何时候去做这个事情都不会太晚,做总比不做好,如果不做听之任之,不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的话,封城的效果就会大受影响。在纽约,相关的技术和可以招募的志愿者都是不缺的,我第三个建议就更多说了这一点。

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任何时间都不晚

杨功焕: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公共卫生专家,美国疾控中心(CDC)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做,这都是不寻常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能《纽约时报》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总之,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确实是延误了时机,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澎湃新闻:《纽约时报》最近一篇报道指出:因为技术缺陷、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您怎么看?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所以我建议,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暴发波峰就会延后。

杨功焕:我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戴。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多一些,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我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